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1章 强横楚家
    这小家伙突然间出现,借她软剑驭敌,虽然粗声凶气,对她却全无恶意。

     她把外边的麻烦解决后返回,小男孩不知怎的被‘定’在了那儿,无法移动,无法交谈。

     因此,叶沐歆始终是没机会多和他说几句话,问问来历。

     在叶家人齐心协力的打算置她于死地的当口,他不避讳的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 小小的身子,挡在她的面前,怒斥完叶家家主,居然还歪过头,安抚性的拍了拍叶沐歆的手臂,

     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 小男孩一露面,顿时引得唏嘘声一片。

     显然,彼此全都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 叶家人神色各自不同,落在小男孩身上的目光,五味俱全。

     叶战堂的脸色,已经比锅底还黑了。

     “你——?”一脸意外的表情,显然是没想到,他居然突然在叶家出现。

     小男孩一叉腰,冷冷一抬下颚,“没错,就是我!我没来找你们叶家算账,你们不绷紧了皮,居然还敢动她!”

     叶沐歆扬了扬眉,眼中掠过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 这小子到底是谁啊,脾气够大,够嚣张,指着叶战堂和一干叶家老小的鼻子开骂。

     叶战堂居然一副忍气吞声的模样,嘴角周围的肌肉都抽搐了,还不得不扯出一丝皮笑肉不笑来,抱拳,“凌天少爷。”

     小男孩冷冷一笑,“本少爷心里很不爽,叶战堂,你最好有个好解释,否则的话,别怪我现在就拆了你们叶家。”

     叶沐歆抱着手臂。

     解释?这词儿好,今晚上重复了不知多少次,先是叶家人找她要解释,叶张氏也要解释,叶战堂紧随其后要解释,一眨眼,又冲进个神秘的凌天少爷朝所有人要解释。

     好吧,她冷眼旁着,先跟着听听叶家是怎么说。

     叶战堂皱了皱眉,“凌天少爷,此事乃是叶家的家事。”

     小男孩大眼一瞪,额间金莲,光彩流溢,鲜明了几分,

     “本少爷才懒得听你们叶家的狗屁事,但只要牵扯到她,纵然是家事,本少爷也得管上一管,有话快说,不说的话,我就当做你们叶家合伙欺负她,告诉我爹去。”

     叶沐歆没忍住,噗嗤……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 小男孩撅着粉嫩的小嘴,无奈的扫了一眼,那意思是人家替你出头,你不领情也就罢了,怎么还笑我呢?

     叶沐歆揉了揉他的头,以表安抚。

     委实太好笑了嘛,一个漂漂亮亮的小正太盛气凌人的撂下一堆狠话。

     末了来了一句:我告诉我爹去,这画面,委实令人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 叶沐歆觉得好笑,叶战堂可一点都不觉的哪里又有趣。

     不止不想笑,他想要像叶张氏那般大声嚎哭几嗓子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 脸上堆起的笑容立马真诚了三分,“凌天少爷,叶家的小事,无需烦劳岳父大人,我能处理的好。”

     说完,竟夸张的用袖子抹了抹额头细密的汗,又道,“她毕竟是我的女儿,叶家的二小姐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叶沐歆的手僵住,眸光恰好与小男孩扭转过来的大眼睛对了个正着,岳父大人四个字还是挺有冲击力的。

     小男孩收了对待叶家人时的凌厉霸气,转而‘慈爱’一笑,颇具长辈风范的再次拍了拍叶沐歆的手臂,

     “孩子,一直来不及做自我介绍,我姓楚,名凌天,是你娘的亲弟弟,也就是你的舅舅,亲舅舅。”

     叶沐歆承认,在小男孩……不,楚凌天故作深沉的说完这番话后,她她她,被雷到了。

     “舅舅?!”还是亲舅舅!那么小的舅舅!

     楚凌天挺胸抬头,满心欢喜,稚嫩的仙童小脸上笑开了花,眉宇间的浅金色莲花宛若随时可能含苞怒放般,使劲儿猛点头,

     “乖宝,不怕,舅舅给你做主,我倒要看看,哪个敢欺负我家不明不白死去的姐姐所留下的乖孩子,舅舅顶不住,还有你外公呢,我已收到了传讯,你外公刚刚突破了三品剑尊,正风雨兼程的往天池帝都而来。”

     一听这话,不止叶战堂的脸色由黑转绿,他身旁两侧虎视眈眈的叶家人,也都收起了各自脸上的表情,跟随家主一起,齐齐阴郁起来。

     三品剑尊!那是什么样可怕的存在,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 一般来说,达到了这种程度,应该早就飞升到上层空间去了,为何楚家那个……那个……高手中的高手,还留在中层空间,不吝惜剑尊的颜面,要来找一个小世家的晦气。

     七八个人齐齐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紧跟着又有更多的人异口同声的长叹。

     瞧瞧这位楚家剑尊的老来子,大概便能知晓,那位三品剑尊本人有多么的跋扈嚣张。

     小的来了,老的大概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 十几年了,叶家人每日每夜都在担心的事,终于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 一夕之间,叶芙蓉的死活,变的无足轻重。

     整个叶家生死存亡之际,谁有心情去理会一个已注定非残即死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 楚凌天很满意自己的一番话收到的效果,得意之余,愈发咄咄逼人,

     “怎的,我一个宝贝姐姐折损在你们叶家,还想再把我的宝贝外甥女也搭上吗?”

     “叶战堂,你好毒的心呐,你对的起我姐姐吗?你对的起我们楚家吗?你对的起她吗?”

     白白嫩嫩的小手一指叶沐歆,又立即收回,小家伙压低了声音,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清楚的音调迅速道,

 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要指着你说话,你别恼,千万别恼。”

     ——显然是听全了下午叶沐歆对那两个纨绔叔叔说的每句话,尤其‘我不喜欢被人用手指着’这句是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 没办法,不由的他健忘,叶沐歆说完这话之后,可是毫不留情的把对方的手指给切掉了的。

     叶沐歆浅笑,继续被雷的外焦里嫩。

     舅舅!还是个没长大的小不点舅舅!貌似还有个声名显赫的外公呢!

     有点意思了。

     叶战堂被挤兑的一句话说不出来,呼哧呼哧喘了半天气,眼神不知怎的落在了地上平躺着的叶芙蓉身上,小眼珠子转了转,心中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 “凌天少爷,你先别忙着打抱不平,至少了解下发生了什么事再说,叶二是我的女儿,芙蓉也是我的女儿,手心手背,全都是肉,我哪舍得故意针对亲骨肉呢,实在是……叶二闯的祸实在太大了,你瞧瞧,她把她姐姐给伤成个什么样子,我身为叶家家主,能装作不知道,不闻不问不管吗?”

     越说越觉得占了理,叶战堂的声音愈发的大了起来,

     “这个是女儿,那个就不是女儿吗?再说,这里是叶家,叶家是有规矩有章法的,做错了事,必须受罚,我的女儿也好,别人家的孩子也罢,没有区别。”

     楚凌天撇了撇嘴,瞪视着叶战堂阴阳怪气的问,“你管谁叫叶二?”

     他还不知道叶初晨被夺去名字的事儿。

     叶战堂一窒,真恨不得找个盆,把说出去的话再接回来。

     他是昏了头吗?没事找事,提这个做什么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自找麻烦。

     叶沐歆眉宇间已有厌烦之色,够了!她没耐心再往下听了。

     伸出手,在楚凌天的肩头,轻拍了两下,淡淡道,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 仙童小脸上写满了不放心。

 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不知怎的,叶沐歆忽然想到了前世的妹妹沐蓉,小时候,沐蓉也是这样可爱,大大的眼,红红的唇,依赖她,又总是担心着她,明明还不足以强大到保护她,却总是努力的想挡在她面前,为她分担危机。

     不知不觉,她的表情柔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 楚凌天不愿拂了她的意思,气鼓鼓的回到叶沐歆的身边站好,抱着手臂,冷冷的盯着叶家的人。

     大大的眼睛里饱含威胁,从每一张表情不同的脸上扫过,那架势,分明就是*裸的警告。

     谁敢欺负他家宝贝,就是跟他在作对,而跟他作对,等于是向整个楚家宣战。

     一个小小的北闻天叶家,因炼器有了点小名气,怎的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吗?

     叶家人果然恭谨了几分,至少表面如此。

     小男孩的冷幽幽的神情,总让他们不自觉的想起他背后的那位惹不起的楚家剑尊。

     叶战堂眼中一闪而过愠怒。

     不过很快,这怒被强行压抑回体内。

     的确,叶家暂时还招惹不起楚家,被楚凌天激起的这股真火,他得忍,得忍。

     僵硬的扯出了一丝皮笑肉不笑,他望向了叶沐歆,

     “今天的事,本来是你占着理,芙蓉去墨亭居扰你,你打她骂她,都不打紧,实在气不过,还可以来找为父为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 “可你万万不该断去她的手腕,让她变成了残废,如今,她已跟你一样,变成了废人,这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?”

 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在责难她下手太重,死抓着这点不放,想要名正言顺的给她定罪。

     叶沐歆眉心微蹙,双瞳漆黑若夜,幽幽闪烁着灵动之光,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叶芙蓉使阴招耍轨迹,今日之祸,全是她咎由自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