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章 手黑心狠
    这回换成男人不爽了,银眸一下子变的冷厉起来,连周围的温度似乎都跟着下降了不少。谁管他呢?叶沐歆可不是个随随便便被人欺辱的人。身上带着刺呢,扎人的很。“是你治好了我的伤吗?谢谢你。”她道谢,恩怨分明。“不是白治的,你得付出代价换你的命,否则的话,你跟我走,命归我。”面具男摇了摇手指,姿势很优美,但非常欠揍。跟她讲生意吗?这个好!人情债难还,换成真金白银的计算方式,反而简单许多。叶沐歆来了精神,嫣红的薄唇翘起可爱的弧度。“要什么代价?”“等我想到再告诉你。”面具男继续欠揍,优雅的欠揍。“我身上的伤没好。”叶沐歆指了指伤口处,“里边伤到的经脉比外边的伤口要严重的多,你能治?”既然他能让血肉一夜之间愈合,那么她应该可以对他保持一点点的期待吧。“治,当然可以治,但是麻烦的紧,小美人儿,你还欠我一条命呢,再续上你的经脉,成就你的未来,你要拿什么来报答我呢?”男人静了静,声音越轻,越是好听,每个字都咬的极为准确,宛如珠落玉盘,敲在人心底,那独特的魅力,不动声色的可以魅惑万物。“你说。”债多了没感觉,叶沐歆干脆大方的任由对方开价。“等我想到再告诉你。”仍是那话,比之前慎重了几分。叶沐歆没听出来差别。她的注意力只集中在了伤能不能有希望彻底好的问题之上了,“这么说你能治?你肯治?”他的眼神倏地浓黑起来,隔着黄金面具,背后的表情,绝对诡异,

     “治疗的过程,绝不比死轻松多少,或许开始治之后,你会宁可直接去死,也坚决不要我继续往下进行。”“我有个习惯,一旦开始做什么事,不到完成,绝不罢手。”“小美人儿,先不提诊金的事,就说治伤的过程中,如果你撑不住,想要放弃,可别怪我不讲情面喔。”她会撑不住治疗?真是笑话!“你尽管治吧。”死过一次的人,对生的渴望,岂是寻常人能够理解的。她会撑下去。好好的活着。享受阳光,享受温暖。“这可是你说的喔。”面具男像只狡猾的九尾狐,笑了。

     一个月,比一万年还要难熬。一个月,简直像是轮回了百世。一个月,时间不长,却能苍老了一颗心。但撑过了这一个月,不止好转了身体,她的意志力也被百炼成钢。从此之后,世间没有任何事能让她生出一丝动摇。叶沐歆回过神来,发现山洞内,只剩下她一人。篝火未熄,簇燃的木柴发出噼啪作响的声音,单调的令人心慌。不必照镜子,她隐约也能猜出自己此刻有多么的狼狈。原本光滑如锦缎的肌肤密布青紫色的痕迹,触目惊心。彻夜的折磨,让她的头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,无法思考,慢慢的将视线移转到周围,借着跳跃的火光,她只望见了一片空旷。那个人——已经走掉了吗?

     还在想着,一个人影,突然间毫无预警的出现在她跟前。站在她正前方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黑暗掩去了他大部分的身形,眉目看不清晰,却只觉得有一种无形的沉重威压,扑面而来。叶沐歆换了个姿势,懒洋洋的仰起头,望着他。半明半暗之间,那人一双深邃狭长的银眸,沉沉与她对视。目光接触的一瞬,叶沐歆就觉得心神不宁,好像整个人被推入了一具无形的牢笼之中,无法动弹半分。那人向前走近半步。如此靠近。几乎触及到了她的身体。叶沐歆看到了他的脸,一张戴着黄金面具,完全遮盖住真容的脸,尽管三个月来,她每个月都能看到这张脸,可仍旧不能适应他的存在。他半蹲下来——无声无息逼近,“你的伤,好了八成,今天是最后一次治疗,剩下的那两成,需要等到你的功力有所突破时,才会慢慢痊愈,从今往后,不必再受这每天一次的生死之痛,沐歆,你可开心?”叶沐歆扯了扯没有一丝血色的唇,慵懒的笑了起来,双眸之间挡不住的傲然神采,“这话应该由我来问才是,从今天起,你少了每个月一次痛快淋漓的折磨我的乐趣,先生可失落?”面具人所说的治疗,实际上就是一种变相的凌虐。他无所不用其极的击打着她的身体,分寸拿捏的极为精准,每每在她快要承受不住崩溃的前一刻才会住手。再将她丢入到角落里的石池内,浸泡在一股呛人的黑水中,利用那黑水强大的治愈能力,让她在最快的时间内恢复。才好接着继续折腾。所谓的‘治疗’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叶沐歆开始反抗。身体尚未恢复,前世的身手最多只恢复三成。每每轻而易举的被面具男制住,捆了手脚。叶沐歆一开始的那点点感恩,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即便身体的确是被这个神秘的男人给‘调理’痊愈了大半,她的心里就是生不出一点点感激涕零。这货,下手黑,心肠狠,骨子流的是冷酷无情的血。他救她,一开始就带着特殊目的,而非是为了别的什么柔软的原因。叶沐歆死里活来的领略过一遭,只句句讥讽,还算是轻的。不恨上他,已算是心胸大度了。低沉的笑声,自面具后传来、不治疗的时候,面具男总令人有种如沐春风之感。“失落嘛,大约是有一些吧。”他俯下身,漫不经心的以指腹捏住她的下颌,跟着强势抬起,“叶沐歆,你好好记住,你的命,我救回来,理所当然,应该属于我。”叶沐歆只觉得浑身不由自主的紧绷,战栗,但以她那狂傲的个性,如果乖乖服从,半点不反抗,才是怪事。伴随着干木柴爆裂的情随声响,叶沐歆明亮的大眼中散发出狂炽的光芒。笔直修长的*斜扫万钧之力,向面具男最柔软的小腹踢去。若是踢中,纵然不会断子绝孙,他也绝不会好过。手腕划过尖锐的石壁,一道伤痕,浮现在肌肤之上。她优雅舔干净指背上滑落的血珠,眼中带着魅惑,以及杀气。面具男轻而易举的躲开,身姿从容。避开了那有着相当力道的*,顺势一把捉住了叶沐歆的手,

     “控制脾气,不要轻易被人激怒,我命令你,好好的活着,直到我们下一次见面。”她的手异常的冰冷,这是受伤后留下的后遗症。他脉脉温情的叮嘱着,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他们俩存在某种亲密关系。不然的话,一个男人,怎会那么温柔,那么多情,那么的令人……心动。叶沐歆挣扎不开,只感觉到心凉若水。她抿紧了唇,乌黑深邃的眸子静静的与那双从来存不到波动的银眸对视。弯弯的柳眉一扬,水眸微挑,“命令?”“没错!”深不见底的银眸在与她对视时,闪过一丝微乎其微的奇异光亮。“我只答应付诊金,没承诺过要听你的命令。”他以为她是谁。“小美人,你这算是翻脸不认人吗?”薄唇微扬,他用最轻最轻的声音说道。“就事论事而已!先生不是普通人,与你打交道,不撑起一万个小心,被卖了都不知道,我只为自保。”清澄的眸子里,藏着几分笑意、几分狡诈,还有几分的兴致盎然“别忘了,你只痊愈了八成。”还有不少用的到他的地方。“诊金照付,还请先生务必尽力。”莞尔一笑,她偏头睨着他,故意把他当成了看病的郎中,话里话外全是挤兑。“如果我说不呢?”闪电般出手,高大的身躯拔地而起,直扑而来。叶沐歆提着裙摆,一跃而起。身形如鹰般矫捷,灵巧的在山洞内闪避,“先生高风亮节,必不屑做半途而废的事。”傻子都能听的出她话语中的讽刺。面具男再次扑上来,指尖擦着她的手臂掠过,差一点点便抓住了她。可惜,仍是被她灵巧的避了过去。“那也未必。”他忽然挺了下来,双手环胸。隔着一簇篝火,望着她因奔跑而转为红润的粉嫩脸颊。“如果先生实在不愿意再治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好了八成,已超出了她最初的预计,她没有一直依赖他人的打算,这个世界上,唯一靠的住的人,终究只有自己。她早有此觉悟。他凝着从她眉间涌出的一滴晶莹汗水,浑圆饱满,顺着细致的肌肤,滑入绣着桃花的领儿内——“我会半途而废?”不答反问,收回的视线里,雷鸣电闪。“先生妙手回春,等到我彻底痊愈的那天,必定昭告天下,给先生正名。”叶沐歆轻喘着,大伤初痊后的第一次剧烈运动,让她还在适应当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