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7章 神秘人
    强撑的精神,涣散的一丝不剩。

     仅存的清明,彻底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 他的眼球,几乎化为赤红色。

     所有转变,都仅仅是在一瞬间完成。

     稼轩焰的脸色极其不正常,忽白忽红,吞吐出的呼吸都烫热的可怕。

     “不准逃,本王要你,好热……真的好热……”

     他低喃着,贪婪的舔了舔薄唇,像极了饥渴的野兽,迫不及待的想要扑向摆在眼前的美味大餐。

     叶沐歆身上的香气具有神奇的催化作用。

     他眼中,神智已失。人若是发起疯来,力道便出奇的大。

     叶沐歆闪身避开直冲过来的焰王,然而,这稼轩焰似乎也不是好惹的角色,身法诡异的快,一击不中,立即返回,双手一使劲抓住了叶沐歆,撅起嘴就朝着那粉嫩嫩的脸颊亲去。

     叶沐歆见此黛眉微簇,一手扣住了他腰身缠绕的锦带,另一手揪住他的衣领,毫不犹豫就是一记堪称华丽的过肩摔。

     稼轩焰被砸在地上,轰的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 若是普通的催情药物,这种程度的撞击,八成也就清醒些。

     但他没有。

     疼痛与眩晕只会刺激的他兽性大发,两只眼珠子血红血红的透着八分狰狞。

     一个鲤鱼打挺,从地上跃起。

     嗷的怪叫一声,再次扑向了叶沐歆。

     好厉害的药,叶沐歆哪看不出稼轩焰此刻已然被折腾的全无意识,他一次次锲而不舍的扑过来,只不过是遵从*驱使而已。

     叶沐歆见他闹的厉害,干脆一跃,跳上了那张大的离谱的床,藏身到了缭绕的薄纱之后。

     稼轩焰疯了似地追上前,使劲儿全身力气,撕扯挡住他视线的所有一切。

     他虽然比受伤后的叶沐歆要强些,可此时毕竟是被药力所控,所有攻击全无章法。

     将原本富丽堂皇的布置扯个稀巴烂后,一个踉跄,跌倒在了大床之上,呼哧呼哧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 “小丫头,逃的倒是很快,不过没有用的,早晚要被上,何必费劲挣扎呢,不嫌麻烦。”

     就在两人你追我闪的当口,一道阴柔的声音,从上方飘洒而落。

     叶沐歆闻声抬头,只见宫殿最顶部的房梁上,一个白衣男子翘个二郎腿,手里端了杯茶,一边吹着气,一边笑眯眯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叶沐歆脸色不善,什么时候来了个插诨打科看热闹的,眼前正有女孩子要被强迫呢,他不帮忙喊人来救,居然还要她放弃挣扎,直接认命?

     不是个好鸟!

     “药是你下的!”叶沐歆躲开了稼轩焰的又一轮强攻,眼神冰冷。

     “你身上中的那种药与我无关,我和他是私人恩怨,这事儿与你无关。”白衣男子答的干脆利索,根本懒得这样,直接承认了事。

     不过,既然知道她被人下了药,想必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 叶沐歆再次肯定,他绝不是好鸟!

     “小丫头,男欢女爱,人之天性,放下你那一身儿刺儿,既然逃不了,便好好闭上眼享受吧,焰王还是挺有料的,没准你一试难忘,食髓知味,再也放不开了。”

     美美的喝上一大口热茶,白衣男子乐呵的不行,笑的一脸恶趣味。

     分明是笃定她逃不开被侮辱的命运,便懒得多做隐瞒,大大方方的承认,然后堂堂正正的看个够。

     叶沐歆一记左勾拳,砸重了焰王的俊脸,然后抓住他脑后的长发,使劲儿往枕头上按。

     忙里偷闲,不忘回道,“你说的话,也很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 白衣男子一听就乐了,“觉得有理,还不躺下,让咱们焰王好好享受一番,没准爷一高兴,直接封了你做焰王妃呢。”

     叶沐歆挑眼邪气一笑,“独乐乐不如众乐乐。”

     手中捏紧了扯落的薄纱,薄纱的一头,不知何时被她拴上了个金制的锁钩。

     借巧力,向上一甩,准确缠住了白衣男子的脚踝,使劲儿往下一拽——

     “下来!”

     白衣男子直接从房梁上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 叶沐歆灵巧摊开,让出位置。

     就那么巧,他落下的地方,恰好是稼轩焰枕边。

     三番五次被狂揍,焰王这会儿都快狂暴了,白衣男子一落下,他疯了似地扑上去,扬起嘴,朝着人家脸蛋,就是一口。

     “哎呦!”白衣男子怪叫。

     他的脸!

     稼轩焰嘴里尝到了血味,哪里肯轻易松口,之前被叶沐歆挑起的火气,一下子全找到了发泄的地方,任凭白衣男子惨叫连连,就是不肯张嘴。

     这回,轮到叶沐歆冷眼旁观了。

     她从地上站起,锦裙一拂,弹掉浮灰,“当爆、菊不可避免的时候,何必拼死拒绝,闭上眼睛,好好的享受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快点拉开他,快点,他要把我脸上的肉咬掉了。”白衣男子大喊。

     叶沐歆站的远远的,也给自己倒了杯茶,顺从抓起果盘里的红枣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 零食有了,饮品有了,可以无负担的看好戏了。

     “你俩的私人恩怨,与我无关,你刚刚说的。”

     叶沐歆语调轻松,黑眸里满满全是杀气。

     她身上所具备的美好品质里独独缺少以德报怨这一项。

     欺人者,迟早遭欺。

     她叶沐歆懒得记仇,有仇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找回来,才能平衡心底的不爽。

     瞧,这不是挺好的,阴郁的心情瞬间阳光了,世界如此美好。

     白衣男子叫了几声,实在忍不住疼,朝着稼轩焰的前胸狠狠就是一掌。

     稼轩焰虽然松了口,长腿却仍盘缠着白衣男子,死不肯放。

     一个趔趄后,立即爬了回来,朝着白衣男子眼眶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 两个男人毫无形象的纠缠在了一起,闷哼声,气喘声,怒不可遏的咆哮声……

     明明一开始不是那么回事,发展到后来,好像真的有点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 叶沐歆背着手,笑容凉凉的,“有没有觉得身上暖洋洋的,脸颊发烧,心脏乱跳,越看焰王,越觉的还不错呢?”

     她一提醒,白衣男子立即有了反应,“怎么回事?你下药!”

     叶沐歆无辜的眨了眨眼,反问,“你可以下药,我就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“我又没打算给你药,我要对付的人是稼轩焰!充其量只能算是误伤,而且根本没有伤到你分毫。”白衣男子怒吼,一把推开焰王索吻的脸。

     没过一会,他又不厌其烦的凑过来,气的他挥手又是一拳,在焰王本已色彩斑斓的脸上再添一笔。

     “你找他说理去吧。”叶沐歆冷冷道,勾起的眼角透了几分狰狞。

     转身,便走。

     她可没那份闲心看两个男人你侬我侬。

     “你用的是什么药?怎么药性这么大?”一开始白衣男子没当回事,和稼轩焰蹭了会,忽然浑身跟被浇了油似的难受,一股说不出的邪火在体内流窜,上上下下,不受控制。他想脱身,偏偏稼轩焰跟块膏药似的甩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 意识逐渐在涣散,他的眼前一直出现奇奇怪怪的幻影,他脸上逐渐不可抑制的流露出下流又猥琐的笑。

     他开始回抱焰王,又在短暂的清明时,抗拒推开他,跟着药力再次占据了上峰……周而复始……

     “这药,我临时起意做出来玩的,用的是衣物上沾染的催情香料,以及一些小小的创意,喏,效果不错吧,恰好又和这间偏殿内的熏香一中和,效果惊人的漂亮,作为第一个试用这,你赚到了。”叶沐歆慢悠悠的为他答疑解惑,神情惬意。

     “喂,姑奶奶,不要走啊。”绝望到快要哭泣的声音,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 叶沐歆缓缓的笑着,只是那笑容没有半分温度,冷的令人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 “姑奶奶,你不可以那么做!你是想害死我是不是!”白衣男子哀嚎,声音逐渐衰弱下去,慢慢的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 门外,有脚步声在汇集。

     事先埋伏好前来抓奸的宫人们尽职尽责,把能引来的,能带来的,全都弄过来了。

     叶沐歆想了想,认为在这种精彩的时刻,她实在不宜被堵在此地,白白成了两个男人的电灯泡。

     可要怎么才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离开此地呢?

     她才有了念头,黑眸忽的不自觉的被什么东西吸引,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在那一片阴暗的深处,仿佛又一人悠然站定,冷眸正牢牢的锁紧了她。

     “是谁在那儿?出来。”叶沐歆挑高飞扬的眉。

     一只手,修长,优雅,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,说不出的精致漂亮,从幽深处伸出,月白色缀亮金丝线的袍袖随之拂动。

     食指微屈,无声冲她的勾了勾,示意要她过去。

     从叶沐歆的角度,似乎只能看到那只漂亮的手,而手的主人不肯显露真身,是男是女都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 门前的嘈杂,愈发的近了。

     叶沐歆似乎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 在正门被人强行踹开的前一秒,她飞扑过去,隐入角落里,由着黑暗,遮住了身形。